神韵的现代题材与《辛德勒的名单》

神韵的现代题材与《辛德勒的名单》

– 专访章天亮博士

俞亨之整編

導言:神韻為甚麼在短短幾年時間成為世界第一秀?為甚麼在西方主流社會廣受讚譽,引發心靈共鳴?看了節目的人為何深受鼓舞,內心光明?神韻會帶來一場新的藝術復興嗎?

 

今年神韻的第一場演出於12月22日在德州休斯頓市上演,拉開了2016年神韻全球巡演的序幕。著名文化歷史學者、大型講史系列《笑談風雲》作者——章天亮博士在舊金山灣區接受了媒體採訪,他就神韻藝術團對人類的藝術、人文精神等方面的卓越貢獻提出了自己的看法。下文是根據希望之聲的採訪錄音整編而成,內容有刪減。

 

  1. 藝術最高明之處  人與神的溝通

一位藝術大師曾經反思:為甚麼藝術要寫實?為甚麼要把整個現實社會通過藝術的方法反映出來?藝術是一種視覺語言,目地是能夠和觀眾之間形成一種溝通,傳遞一個信息。相比之下,抽象派、印象派作品傳遞的信息是非常模糊的、不確定的。如果他不解釋,你可能就不知道他的作品在說甚麼。

 

章博士認為那位藝術大師還有一個層面的東西沒有講,那就是照相技術再好,用的相機再好,也照不出天國世界的那種輝煌來。所以真正的藝術家,那些歐洲藝術大師們的作品,如《創造亞當》、《創世紀》、《最後的晚餐》,包括拉斐爾的《雅典學院》等等,差不多都是跟神有關係的,這是照相技術永遠也達不到的。這實際上是藝術最高明的地方,他能夠把人和更高的神溝通起來。

 

2010年韻藝術團在華盛頓DC演出的時候,美國的一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說:『神韻所帶給我們的信息,是超越了人對社會現實的理解,傳遞了給我們更多更好的信息,一種希望。』

 

2.西方人社會為何非常接受神韻

近幾年,神韻在全美、全球巡演的規模越來越大。這麼一場展現中國文化的秀,為甚麼能夠在西方世界這麼快的被廣泛接受?

章博士認為,神韻使用的藝術語言形式主要是音樂和舞蹈。音樂主要是聲樂,歌詞有英文字幕翻譯。舞蹈語言是中國古典舞,語彙豐富,表現力強,背後還有3D天幕,可把人帶到故事時空的環境當中去。一個舞劇告訴你一個故事的內涵:忠、義、忍辱、濟世安民等。其實每一個民族都會有這樣類似的故事。神韻表現的內涵是人類普世價值,在藝術形式上是全善全美的。很多有名的藝術家讚美神韻:exciting ,beautiful;我像是坐在天堂裏一樣……藝術的美在全世界都有一個共同的標準,對每一個人來說,理解神韻演出是沒有甚麼障礙的。

 

 

  1. 神韻小舞劇  直觀呈現歷史典故

神韻演出中有許多演繹中國歷史故事、民間傳說的小舞劇,大大濃縮了原來的故事。比如《水滸傳》中林沖被逼上梁山的故事,看書要看好幾個章節才能看明白事情的來龍去脈。而神韻把這樣的東西事濃縮在一個七、八分鐘的舞劇中,一下子非常直觀的呈現在你的面前,再加上音樂、服裝和背景天幕的配合,對觀眾來說是一個享受的過程,這是神韻非常成功的一個地方。

 

 

  1. 神韵的现代题材与《辛德勒的名单》

有觀眾覺的,神韻演出的現代題材是時事性的,跟藝術有甚麼關係呢?這樣的內容是不是有點政治性了?

 

演出的本身,除了美的享受之外,通常都要傳遞一個信息。西方拍的《耶穌受難》、《摩西》等,與神韻展現的是同樣的普世價值,對信仰的堅貞、忠誠,只不過選擇的故事不同而已。而且神韻的現實主義題材,是一個就在我們身邊、正在發生的事情。所以很多人看了之後,覺的非常鼓舞人心,同時起到了一種淨化心靈的作用。

 

奧斯卡獲獎電影《辛德勒的名單》,講述的是一個德國人在營救被迫害的猶太人。如果這個電影放到三十年代希特勒正在迫害猶太人的時候,把一個迫害呈現在人們面前。那個時候你會不會覺的他在搞政治?你能不能看到它的藝術價值?能不能看到他展現的人性的光輝?我們現在跳出來看,大家都覺的他是英雄。

 

 

同樣,也許以後的人們會說神韻演出太了不起了,她的藝術成就不亞於《辛德勒的名單》。竟然是在中共正在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做出來的,那個時候人們會更加欣賞,更加知道這個節目的價值。所以我們要跳出狹隘的政治觀點,看這個節目本身所傳承的內容、信念,是不是具有普世的價值?如果是的話,不管他的選材是甚麼,都是一個好的藝術作品。

 

 

  1. 比好萊塢電影模式 更鼓舞人心

好萊塢有這樣的傳統,一個悲劇在好萊塢基本上是不會演的。好萊塢電影有一個模式,就是邪不勝正。結局總是正義的一方取得勝利,讓人看到光明,給人一個積極向上的東西。

 

你看神韻節目,帶給人的也是光明和希望。儘管呈現的是一個信仰團體被迫害,而且被迫害的很慘,但是最後你看到的一定是:光明戰勝黑暗,邪惡被打垮,這對很多人來說是一種鼓舞。當一個政府迫害一個團體的時候,很多人是一種無助的感覺,因為那裏邊沒有獨立的司法,沒有言論的自由,很難去真正恢復社會的正義,儘管有很多法輪功學員在抗爭。

 

但是神韻舞台所展現的不僅限於此,她灌注了神性的因素在裏面:這不是人與人之間的較量,實際上是善與惡、神與魔之間的較量,最後邪惡的一方肯定會失敗。人看了會知道:不是我勢單力薄的在跟邪惡較量,我背後是有神性的力量、正義的力量支持。這對很多人來說,是非常非常鼓舞的。

 

  1. 不論信仰  引發心靈共鳴 

很多人可能有不同的信仰,或者沒有一定的信仰,為甚麼看了神韻會引起人們的共鳴呢?

人生有三大問題:我是誰?從哪裡來?到哪裡去?年輕人可能不太想這些事情,但是人到中年、逐漸衰老的時候,他會覺的死亡是一種不可避免的事情。他會有兩種反映,一種是及時行樂,趁著活著的時候好好享受一下,這種人到死的時候會很恐懼、很空虛。

 

人真正希望的是一種終極關懷,離開人世的時候,還能夠有天國世界。這個時候死亡不再意味著黑暗、一切的結束,而是一個新的開始,這是很多人走入宗教的一個很重要原因。當然很多人看不到天國世界,但是現在科學中有很多東西已經能夠讓人去思考。如果沒有天國的話,有很多事情是無法解釋的。如果這樣的話,人世間的生死已經不那麼重要了,重要的是生命的永恆所獲得的東西,這種價值就不會像世間的東西,曇花一現。

 

 

  1. 看中國歷史  就像看電影一樣

在中國歷史上,幾乎每一個朝代會留下一個預言,預言後面會發生甚麼。如諸葛亮的《馬前課》、唐代李淳风的《推背圖》、宋代邵雍的《梅花詩》、明代劉伯溫的《燒餅歌》。

預言寫的很模糊,只有當一件事情發生之後,才明白原來這個預言是講了這麼一件事情,非常準確。一個民族、一個國家、一個人,他的命運冥冥之中好像都有一種安排。這個中國的歷史就像劇本一樣,到甚麼時候就會發生甚麼事情。那麼誰安排的呢?安排的目地是甚麼呢?這裏面有很深的道理。

 

如果歷史是有安排的話,就像一個人編一部電影一樣。電影靠甚麼推動情節發展?好萊塢電影平均每3分鐘會換一個場景,每3分鐘會出現一個衝突,電影靠衝突來推進的。衝突就是有一些人的主觀條件與客觀條件、人的內心和人自己、人和外部等等之間的衝突,很多是善與惡的衝突。善惡是對比存在的,所以惡的刻畫是為了凸顯這個善。如果沒有秦檜,就不能襯托岳飛的了不起。

 

美國百年電影史上最著名的《肖申克的救贖》,刻畫了一個人被誣告關到監獄裏,他花了19年時間終於成功逃脫。電影裏監獄的鏡頭,千奇百怪的壞人,有的很陰險,有的很骯臟噁心……你真正看懂的時候,你發現這些部分只是枝節、末節的東西,是為了凸顯主人公在這麼一個環境下,能夠保持他的信心毅力,犧牲自己,幫助別人,永不放棄希望和對自由的追求,他最終獲得了自由,這是電影最終要表達的東西。

 

看中國歷史,就像看電影一樣,你看到黑暗的東西,那些只是支流,真正的目地是為了襯托中國那些很好的價值觀。如果沒有蒙古鐵騎的入侵,文天祥就不能成為國家的忠臣,世間就沒有《正氣歌》。我們現在看中國歷史的時候,如果歷史它是一個劇本的話,它一定會告訴人一些東西,而且一定是光明的。

 

 

  1. 人文精神的復甦  帶來藝術復興   

  一個漫畫家講過:一個國家流行看甚麼漫畫,是那個國家整體民族心態的反映。就像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《米老鼠和唐老鴨》,展現了美國人的樂觀精神;日本人的機器工業很發達,它的漫畫就是《機器戰士》《鐵臂阿童木》;歐洲那個時候大航海,有探險精神,誕生了《丁丁歷險記》;三十年代的中國,帝國主義入侵,前途很迷茫,出現了《三毛流浪記》。實際上一個藝術的發生,是一個民族人文精神的反映,人文精神的衰落會帶來藝術的衰落。

 

共產黨是無神論,它的藝術都是以無神論為基礎,因此帶來整個藝術的墮落。嘲笑殘疾人、嘲笑弱勢群體……在美國是根本無法接受這樣的題材和表現手法的。

 

神韻藝術團展現的都是非常正的價值觀,帶給人非常強大的希望與光明。讓人知道:神佛一直在照看著人,指引人走正路。神韻,不僅僅是呈現一種美的藝術,更是人文精神的復甦、人性的復甦、一個民族的覺醒。能創造出這樣藝術的民族,一定會有希望的。

 

文藝復興的時候,出現了很多了不起的藝術家,達芬奇、米開朗基羅……,如果跟他們生活在同一個時代,很多人會覺的很幸運。其實,現在中國的文化也在經歷著這樣一場復興,神韻是通過藝術的形式在引領著這一場復興。未來的人,也許會像崇拜達芬奇、米開朗基羅一樣,去崇拜神韻的藝術家。生逢在現在這樣一個時代,人們真的是很幸運的。(全文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