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武门之变

玄武门之变

(唐朝武德九年六月初四庚申日),由唐高祖李渊次子秦王李世民为首的秦王府集团在唐朝首都长安城(今属陕西省西安市)大内皇宫的北宫门——玄武门附近发动的一次流血政变,史称玄武门之变。李世民杀死正欲加害自己的长兄皇太子李建成和四弟齐王李元吉,成为皇太子并掌握实权,旋于同年八月初九甲子日(9月4日)继承皇帝位,是为唐太宗,从此开始了他辉煌的贞观之治,为后来的开元盛世奠定了重要的基础。他以文治昭昭、武功赫赫而永载史册,成为一代圣君。

807260431131974

王雙寬《百位英雄榜》大纪元

太子妒秦王

617年,李渊在李世民支持下在太原起兵反隋并很快占领长安。618年,隋炀帝被杀之后,李渊建立唐朝,并立世子李建成为太子。据说太原起兵是李世民的谋略,因此李渊曾对世民说:“如果事业成功,那么天下都是你带来的,该立你为皇太子。”李世民拜谢并推辞。

唐高祖登基以后,本想立李世民为太子,但因为世民坚决推辞,因此封长子李建成为太子,李世民为秦王,李元吉为齐王。三人中,数李世民功劳最大,立的战功最多,深得高祖宠爱,一直被封到无可再封,高祖便创造了史无前例的天策上将之职授予他,位在诸王之上,在朝中的地位仅次于李渊与太子李建成。

李建成的战功不如李世民,性情又松缓惰慢,喜欢饮酒,贪恋女色。只因为他是高祖的大儿子,才取得太子的地位;齐王李元吉,常有过错,二人均不受高祖宠爱。太子建成自己知道威信比不上李世民,又见高祖宠信世民,心里妒忌,深恐自己太子之位不保,就和弟弟齐王元吉联合,一起排挤李世民。

李渊晚年的时候宠幸的妃嫔很多,生下了近二十位小皇子,他们的母亲争相交结各位年长的皇子以获得保护。建成、元吉曲意奉承一些妃子,献媚、贿赂、馈赠,无所不用其极,甚至有传说他们与一些妃子私通。只有李世民不去讨好诸位妃嫔,令她们心生不满。李世民平定东都之后,有的妃子私下向李世民索取隋宫里的珍宝,还为她们的亲戚谋官职,都被李世民拒绝了。李世民表示,“宝物皆已造册、上奏,官职应授予贤能有功之人。”于是,宠妃们对李世民更为怨恨。常常在高祖面前说太子、李元吉的好话,并抨击李世民。

唐高祖听信宠妃的话,跟李世民渐渐疏远起来,但只要一遇战事,高祖又离不开李世民冲锋陷阵御敌。

秦王屡遭构陷

李世民赫赫战功越立越多,建成和元吉就更加忌恨,千方百计想除掉李世民。

一次,世民随高祖前往元吉的府第,元吉令护军宇文宝埋伏在室内,让他伺机行刺秦王。建成担心父皇同来,此事若败露,难以收场,便制止了元吉。

庆州都督杨文干曾经在东宫担任警卫,建成亲近并厚待他,私下里让他募集勇士,送往长安。一次,高祖准备前往仁智宫,命令建成留守京城,世民与元吉一起随行。建成让元吉乘机图谋世民说:“关系到我们安危的大计,就决定在今年了!”

建成又指使郎将尔失焕和校尉桥公山将盔甲赠给杨文干。两人来到豳州的时候,害怕起来,上报发生变故,告发太子指使杨文干起兵,让他与自己内外呼应。还有一位宁州人杜风举也前往仁智宫讲了这一情形。高祖大怒,藉口有别的事情,以亲笔诏书传召建成,让他前往仁智宫。高祖不愿诛杀亲子,因此想把建成降为蜀王。后来元吉与妃嫔轮番为建成求情,于是高祖又改变了初衷,继续让建成回京城留守。

高祖在京城南面设场围猎,命令三个儿子骑马射猎,角逐胜负。建成有一匹胡马,膘肥体壮,但是喜欢尥蹶子,建成将这匹胡马交给世民说:“这匹马跑得很快,能够越过几丈宽的涧水。二弟善于骑马,骑上它试一试吧。”世民骑着这匹胡马追逐野鹿,胡马忽然尥起后蹶,世民跃身而起,跳到数步以外站稳,胡马站起来以后,世民再次骑到马身上,这样的情况连续发生了三次。世民回过头来对宇文士及说:“他打算藉助这匹胡马害我,但人的生死自有命运决定,就凭他们能够伤害到我吗?”

建成听到此言,教唆嫔妃在高祖耳边诬陷世民:“秦王自称:上天授命于我,正要让我去做天下的主宰,怎么会白白死去呢!”高祖大怒,当着建成、元吉的面把世民召来,责备他道:“谁是天子,上天自然会授命于他,不是人的智力所能够谋求的。你谋求帝位之心怎么这般急切呢!”世民摘去王冠,伏地叩头,请求将自己交付执法部门查讯证实自己没有说过这种悖逆之话,高祖仍然怒气不息。适逢有关部门奏称突厥前来侵扰,高祖这才转而劝勉世民,让他戴上王冠,系好腰带,与他商议对付突厥的办法。

建成曾令人在岭南捕得一只鸩鸟,这种鸟专以啄食毒蛇为生。鸟的肾脏先萃取蛇毒,再经过皮肤、羽毛排出体外。所以,鸩鸟的羽毛含有剧毒。鸩羽之毒所及之处,树摧石崩,毒蛇瘫服,万物尽灭。用鸩羽轻点美酒,酒色不变,醇香依然,让人难以觉察。饮了此酒的人,其结果可想而知。

一天夜里,建成给世民设了丰盛的夜宴,备好了鸩酒,招世民到东宫去喝酒,世民喝了几盅,忽然感到肚子痛。别人把他扶回家里,他一阵疼痛,竟呕出血来。李世民心里明白,一定是建成在酒里下了毒,赶快请医服药,总算慢慢好了。

由于建成、元吉与嫔妃们不断诬陷与诋毁世民,高祖信以为真,便准备惩治世民。

秦王幕僚被陷

李世民不但有勇有谋,而且手下有一批人才。在秦王府中,文的有房玄龄、杜如晦等,号称十八学士;武的有尉迟敬德、秦叔宝、程咬金等著名勇将。建成与元吉意识到要杀世民,必须先把这些能臣武将扳倒。

建成对元吉说:“在秦王府有智谋才略的人物中,值得畏惧的只有房玄龄和杜如晦。”于是建成与元吉向高祖诬陷他们二人,使他们遭到斥逐,没有高祖之令不得入秦王府。

建成、元吉想害李世民,但是又怕世民手下勇将多,真的动起手来,占不到便宜,就想把这些勇将收买过来。

武将中以尉迟恭最为骁勇,建成私下派人送了一封信给他,表示要跟他交个朋友,并送去一车金银。尉迟恭推辞说:“我是编编蓬为户、破瓮作窗人家的小民,遇到隋朝末年战乱不息的年代,长期作乱,罪大恶极。秦王赐给我再生的恩典,现在我又在秦王府注册为官,只应当以死报答秦王。我没有为殿下立过功,不能凭空接受殿下如此丰厚的赏赐。倘若我私自与殿下交往,就是对秦王怀有二心,就是见利忘义的小人,殿下要这种人又有什么用呢!”

建成大怒。不久元吉便指使刺客在夜间对尉迟恭行刺。尉迟恭得知这一消息后,将层层门户敞开,自己安然躺着不动,刺客多次来到他的院子,却终究不敢进屋。此计不成,元吉又向高祖诬陷尉迟恭,被高祖关进监狱,准备杀掉。世民最终以自己的性命担保,他才得以幸免。

元吉又用金银丝帛引诱右二护军段志玄,但段志玄不肯从命。元吉还诬陷左一马军总管程知节,高祖将他外放为康州刺史。程知节对世民说:“大王的辅佐之臣快走光了,大王自身又怎么能够长久呢!我誓死不离开京城,希望大王及早将定下计策。”

807120134041974

 

谋划政变

至此,秦王府幕僚属官人人忧虑,个个恐惧,不知所措。行台考功郎中房玄龄对比部郎中长孙无忌说:“现在仇怨已经形成,一旦祸患暗发,岂只是秦王府不可收拾,实际上社稷的存亡都成问题。不如劝说秦王采取与周公平定管叔、蔡叔相似的行动,以便安定皇室与国家。存亡的枢机,形势的危急,就是现在了!”长孙无忌说:“我有这个想法已经有很长时间了,只是不敢说出口。现在你说的这些话,正好符合我的心愿。请让我代您禀告秦王。”于是长孙无忌进入世民的卧室告诉了世民。

708022324381974

建成、元吉一计不成,又生一计。那时候,突厥进犯中原,建成向唐高祖建议,让元吉代替李世民带兵北征。唐高祖任命元吉做主帅后,元吉又请求把尉迟恭、秦叔宝、程咬金三员大将和秦王府的精兵都划归元吉指挥。他们打算把这些将士调开以后,就可以放手杀害世民。有人把这个秘密计划报告了李世民。

李世民感到形势紧急,找长孙无忌和尉迟恭商量。两人都劝李世民先发制人。李世民说:“兄弟互相残杀,古今之大恶。还是等他们动了手,我们再来对付他们不是更好吗。”

尉迟敬德、长孙无忌都着急起来,说如果世民再不动手,他们也不愿留在秦王府白白等死。

李世民仍然犹豫不决,又去征求众府僚的意见,想听听他们怎么说。府僚们众口一词:“齐王性情凶狠暴戾,必定不会甘为太子之下。前几天听说护军薛实曾对齐王说:‘大王的名字,合起来是个“唐”字,大王将来必为大唐的社稷之主。’齐王心花怒放:‘除掉秦王后,再除太子易如反掌。’他们现在谋乱还未成功呢,齐王已有除掉太子之心。齐王贪得无厌,又心狠手毒,没有他做不出来的事情,如果让这二人得志了,唯恐天下就不会再属大唐了。”

府僚问李世民:“大王您认为舜是怎样的人呢?”

李世民回答:“是圣人!”

府僚们又说:“如果当初舜在井下不早做防备,就会成为井中之泥;如果舜在粮仓之上不及时逃生,就会化作廪上之灰,又何以恩泽万方,将其法度世代承传?小杖则受,大杖则走,这才是圣人之举啊!”

李世民还是不能决断,便吩咐人拿来龟甲占卜一下,看看天意,再做决定。刚好大力士张公谨从外面走进来,便顺手抓起龟甲扔到地上:“占卜是为了决断,今日之事除了先发制人,已别无选择,还占卜什么呢?占卜结果不吉,事情就可以停下来不做了吗?”李世民这才决定制定行动计划。

李世民命令长孙无忌秘密地将房玄龄等人召回,房玄龄等人想激一激李世民,就不答应回秦王府,说道:“陛下敕书的旨意是不允许我们再事奉大王的。如果我们现在私下去谒见大王,肯定要因此获罪而死,因此我们不敢接受大王的教令!”世民发怒,对尉迟恭说:“房玄龄、杜如晦难道要背叛我吗!”他摘下佩刀交给尉迟恭道:“明公前去察看一下情况,如果他们果真没有回来的意思,可砍下他们头回来见我。”尉迟恭前去,与长孙无忌一起明示房玄龄等人说:“大王已经将行动的计划决定下来了,众位明公应该速去秦王府中共议大事。我们四个人不能在街道上同行。”于是命令房玄龄和杜如晦穿上道士的服装,与长孙无忌一同进入秦王府,尉迟恭则经由别的道路也来到了秦王府。

玄武门之变

武德九年六月初一丁巳日(626年6月29日),太白金星在白天出现于天空正南方的午位,按照古人的看法,这是“变天”的象征,是暴发革命或当权者更迭的前兆,代表要发生大事了。

六月初三己未日(626年7月1日),太白金星再次在白天出现在天空正南方的午位。傅奕秘密上奏道:“金星出现在秦地的分野上,这是秦王应当拥有天下的征兆。”高祖将傅奕的密奏给秦王世民看。于是世民乘机秘奏父皇,告发建成和元吉怎么谋害他。唐高祖答应等明天一早,叫兄弟三人一起进宫,由他亲自查问。

第二天早上,李世民叫长孙无忌和尉迟恭带了一支精兵,埋伏在皇宫北面的玄武门,只等建成、元吉进宫。

此时,高祖已经将裴寂、萧瑀、陈叔达、封德彝、裴矩等人召集前来,准备查验这件事情了。

没多久,建成、元吉骑着马朝玄武门来了,他们到了玄武门边,觉得周围的气氛有点反常,心里犯了疑。两人拨转马头,准备回去。

李世民从玄武门里骑着马赶了出来,高喊说:“殿下,别走!”

元吉转过身来,拿起身边的弓箭,就想射杀世民,但是心里一慌张,连弓弦都拉不开来。李世民眼明手快,射出一支箭,把建成先射死了;紧接着,尉迟恭带了七十名骑兵一起冲了出来,一箭把元吉也射下马来。可就在此时,世民的坐骑受到了惊吓,带着世民奔入玄武门旁边的树林,世民又被林中的树枝挂住,从马上摔下,倒在地上,一时爬不起来。元吉迅速赶到,夺过弓来,准备勒死世民,尉迟恭跃马奔来大声喝斥他。元吉知道不是对手,赶紧放开世民,想快步跑入武德殿寻求父皇庇护,但尉迟恭快马追上他,放箭将他射死了。

东宫和齐王府的将士听到玄武门出了事,全部出动,急驰赶到玄武门,准备为太子与齐王报仇。公谨臂力过人,他独自关闭了大门,挡住冯立等人,冯立等人无法进入。云麾将军敬君弘掌管着宿卫军,驻扎在玄武门。他挺身而起,准备出战,与他亲近的人阻止他说:“事情未见分晓,姑且慢慢观察事态的发展变化,等到兵力汇集起来,结成阵列再出战,也为时不晚。”敬君弘不听从,便与中郎将吕世衡大声呼喊着向敌阵冲去,结果全部战死。把守玄武门的士兵与薛万彻等人奋力交战,持续了很长时间,薛万彻擂鼓呐喊,准备进攻秦王府,将士们大为恐惧。因为秦王府的精兵强将都在玄武门,王府空虚。此时,尉迟恭提着建成和元吉的首级给薛万彻等人看,东宫和齐王府的人马顿失战心,迅速溃散,薛万彻与骑兵数十人则逃入终南山中。冯立杀死敬君弘后,对部下说:“这也足以略微报答太子殿下了。”于是,他丢掉兵器,落荒而逃。

李世民怕高祖受惊,一面指挥将士抵抗,一面派尉迟恭进宫担任警卫。

唐高祖正在皇宫里等着三人去朝见,尉迟恭身披铠甲、手执长矛气喘吁吁地冲进宫来。高祖大惊,问道:“今日作乱的人是谁?爱卿到此做什么?”尉迟恭说:“太子和齐王发动叛乱,秦王已经把他们杀了。秦王怕惊动陛下,特地派我来保驾。”

高祖这才知道外面出了事,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

宰相萧瑀等说:“建成、元吉本来没有什么功劳,两人妒忌秦王,施用奸计。现在秦王既然已经把他们消灭,这是好事。陛下把国事交给秦王,就没事了。”

高祖说:“好!这正是我素来的心愿啊。”当时,宿卫军和秦王府的兵马与东宫和齐王府的亲信交战还没有停止,尉迟恭请求高祖颁布亲笔敕令,命令各军一律接受秦王的处置,高祖听从了他的建议。天策府司马宇文士及从东上阁门出来宣布敕令,众人安定下来。高祖又让黄门侍郎裴矩前往东宫开导原建成麾下的诸将士,将士们便都弃职而散。于是,高祖召世民前来,抚慰他说:“近些日子以来,我几乎产生了投杼(典故:曾子的母亲听人误传儿子杀人,信以为真)的疑惑。”世民跪了下来,伏在高祖的胸前,号啕大哭良久。

尽弃前嫌 重用敌将

政变后的第一天,即武德九年六月初五辛酉日(626年7月3日),冯立和谢叔方都自动出来。薛万彻逃亡躲起来以后,世民多次让人明示他,他也出来了。世民说:“这些人都能够忠于自己所事奉的人,是义士啊!”都赦免了他们。

当初,太子洗马魏征经常劝说太子建成及早除去秦王。建成败亡后,六月十二戊辰日(7月10日),世民传召魏征,问道:“你为什么挑拨我们兄弟的关系呢?”大家都为魏征担惊受怕,魏征却举止如常地回答道:“如果已故的太子早些听从我的进言,肯定不会有今天的祸事。”世民素来器重他的才能,便改变了原来的态度,对他以礼相待,并根据他耿直的秉性,让他任谏议大夫,后又让他行宰相职权,成为唐太宗的“凌烟阁二十四功臣”之一,画像被悬挂在宫中凌烟阁之上。

魏征去世后,唐太宗异常悲痛,他说:“人用铜做镜子,可以纠正衣冠;用古代历史做镜子,可以明辩国家的兴盛与衰亡;以人做镜子,可以知道自己的得失和过错。现在魏征走了,朕便失去了一面宝贵的明镜。”另外与魏征一起都担任了谏议大夫还有建成旧部王珪和韦挺。

太子李建成和齐王李元吉的余党流散逃亡到民间,虽然朝廷连续颁布赦免令,他们仍然感到内心不安,图谋侥幸获利的人争相告发捕捉他们,以此邀功请赏。谏议大夫王珪将这种情况告诉了太子世民。七月初十丙申日(8月7日),世民颁布太子令:“六月四日玄武门之变以前与东宫和齐王府有牵连的人、六月十七日以前与李瑗谋反有牵连的人,一概不允许相互告发,对违反规定的人以诬告罪论处。”

七月十一丁酉日(8月8日),朝廷派遣谏议大夫魏征安抚崤山以东地区,允许他见机行事。魏征来到磁州的时候,遇到州县枷送前任太子千牛李志安、齐王护军李思行前往京城。魏征说严格执行太子命令才是对国家负责,对太子知遇之恩的报答,于是,将李志安等人一律释放。太子李世民得知此事后甚为高兴。

玄武门之变后,李世民执掌朝政,两个月后,李渊退位,李世民即位为帝,并于627年改年号贞观。他改革国家机构,维新政治;轻徭薄赋,疏缓刑法;知人善任,虚怀纳谏;锐意经史,借鉴前代成败;斥弃群小,不听谗言。君臣同心协力,共同治理国家,对社会稳定、经济发展起了重大促进作用,因而被称为“贞观之治”,成为后世帝王治国的典范,受到历代史家的盛赞。

责任编辑:韩婕(大纪元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