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天祥“《指南录》后序

文天祥“《指南录》后序

千秋美文:文天祥“《指南录》后序”。今译如下:

宋恭帝德佑二年正月十九日,我(原作者文天祥自称,以下同此)被任命为右丞相兼枢密使,统帅全国各路军队。当时,元兵已逼近都城临安附近,应战、守城、迁都都来不及进行。大小官员聚集在左丞相府,不知如何是好。时逢双方使者往来频繁,元人邀请宋朝当政者相见会谈。众人认为我去一趟,可以解除国家的祸患。国势已到了如此地步,我不能只顾惜自己的生命,料想也可以用语言来打动元人,使他们改变主意。先前的使臣奉命往来,没有被元人扣留不回的,我也想趁机观察一下元人的情况,回来后,好寻求挽救国家危亡的办法。于是,我辞去右丞相职务,第二天,以资政殿学士的身份,前往元人军中。

3-140923144Q8

刚到元人军营时,由于我大胆陈辞,慷慨激昂,敌人从上到下都非常震惊,不敢贸然轻视我朝。不幸的是,吕师孟先前就和我结下怨仇,后来,贾余庆又媚敌投降!我被软禁起来,不能回朝。国家局势更加不可收拾。我自知不能脱身,索性上前,责骂元军统帅不讲信用,列举吕师孟叔侄背叛朝廷的罪行。我只求一死报国,不再考虑个人利害得失。元人表面上虽然尊敬我,实际上却恨得要命。两个元军将领,名义上是在客馆中陪伴我,夜里却派兵把寓所团团围住,致使我无法回国。

不久,贾余庆等人以祈请使的身份,北赴元京大都,元人强迫我和他们同行,但又不把我列在使者名单之中。按理,我应该自杀,但还是含垢忍辱同行了。前人说:“含垢忍辱的活着,是想要有所作为。”到镇江时,我得到一个机会,逃往真州,立即把元人的军情虚实,全部告诉了淮东、淮西制置使,和他们相约,联合各军大规模反击敌人。恢复国家的机会,或许在此一举。

停留了两天,驻守扬州的淮东制置使,下达了杀我的命令。不得已,我改名换姓,隐蔽踪迹,在草丛中行走,露宿野外。每天在淮东路一带,为了避免元人骑兵追捕,元兵来时,我潜伏下来,元兵走后,我赶紧赶路。困窘饥饿,无依无靠,敌人追捕又急,天高地远,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答,真是毫无办法。后来,我弄到了一只船,避开敌人占据的沙州,出长江口以北的大海,然后渡长江,进苏州洋,辗转宁波、天台,到达温州。

86

哎!我面临死亡的威胁,不知有多少次了。斥责元军统帅,当死;痛骂降贼,当死; 与敌将同居二十天,争辩是非曲直,多次当死;离开镇江时,怀藏匕首,以防不测,几乎自杀而死;从元军的战船边走了十多里,被巡逻船搜捕,几乎投水而死;在真州,被守将赶出城外,几乎走投无路而死;到扬州,经过瓜洲扬子桥时,如果碰上敌人哨兵,没有不死的;在扬州城下,进退不能自主,几乎同送死一样;坐在桂公塘的土围中,几千骑兵从门前经过,几乎落入敌人手中而死;在贾家庄,几乎被巡逻兵凌辱迫害而死;夜奔高邮,迷失道路,几乎陷入迷途而死;天刚亮时,为了避开敌人哨兵,躲进竹林中,碰上几十个巡逻兵,几乎无处可逃而死;到了高邮,淮东制置使追捕的公文下来,几乎被捉拿囚禁而死;船行城子河,在乱尸中出入,坐船和敌人的哨兵彼此或先或后,几乎送掉性命;到泰州,和在高邮的遭遇一样,常恐无缘无故而死;经过海安、如皋,共三百里路程,元军和盗匪往来其间,没有一天不遇到死亡的威胁;到通州,几乎不被守将收留而死;乘小船在巨浪中航行,实在是出于无可奈何,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了。哎!生与死是昼夜之间的事,死了也就算了,我所遇到的险恶处境,反覆错杂的出现,不是人所受得了的。痛定思痛,这种痛苦又是多么深啊!

我在患难途中,有时写诗来记述自己的遭遇,现在还保存着这些诗稿,舍不得扔掉。在路上,我亲手抄录:出使元军,被元人拘留在北门时,写的诗是一卷;从北门外出发,经过苏州、常州、渡瓜洲,再还镇江,写的诗是一卷;从镇江逃脱,走真州、扬州、高邮、泰州、通州,写的诗是一卷;从海上到温州,来福州,写的诗是一卷。我要把它们藏在家中,使后人读到后,同情我的遭遇,明白我的心意。

哎!我能活着是侥幸的事。但这样侥幸活下来,能有什么作为呢!作为臣子,皇帝遭难受辱,死有余辜;作为儿子,用受之于父母的身躯,去冒险而死,则要受到指责。我向君王请罪,君王不同意;我向母亲请罪,母亲不允许。在先人坟前请罪,活着没有拯救国难,死后变成厉鬼,也要去杀敌,这才是义的表现。我要托上天之灵,赖祖宗之福,整修武器跟随君王去作战,并作为军队的先锋冲锋在前。雪洗国耻,恢复高祖天下。所谓誓不与敌共存亡,所谓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,这也是义的表现。哎!像我这样的人,不管死在哪里,都是死得其所。先前,如果我葬身草野,虽然自己光明磊落,无愧于心,但不能据此在君王和祖先面前掩饰自己的过失,否则,他们该怎样看我啊!实在没有想到,我逃回宋朝后,又重新穿上故国的衣服,重新见到宋朝皇帝,使自己早晚都能归葬故乡,我还有什么遗憾呢?我还有什么遗憾呢?

这一年夏季五月,改年号为景炎,庐陵文天祥为自己的诗集作序,诗集名叫《指南录》。

【笔者附言】

《指南录》诗集共四卷,是文天祥受命出使元军、被扣押北行和中途脱险过程中所作。因其《扬子江》一诗中有“臣心一片磁针石,不指南方誓不休”的句子,以表明他对南宋王朝的赤诚忠心,所以把诗集定名为《指南录》。诗集有自序二篇,这是《后序》。此文追述作者与敌人作斗争以及逃出敌手、九死一生的历险经过。它不仅是个人经历的记叙,同时也是一篇真实的历史文献,是作者“留取丹心照汗青”的光辉人格的具体写照。

全文由三部份组成。第一部份,以前后串叙的方式,记述自己出使元营而被扣留和逃脱的经过;第二部份,以列举事实的方式,集中叙写历经艰险、九死一生的遭遇;第三部份,以集中概括的方式,抒写自己热爱祖国的深厚感情。文章叙议结合,感情真挚。尤其写逃归途中所面临的十八次几乎死难的情景,一连用了二十一个“死”字,句子短促,节奏紧迫,形成动人心魄的艺术效果,慷慨悲壮,可歌可泣。@*

责任编辑:梁馨

wtx

文天祥 過零丁洋

辛苦遭逢起一經
干戈寥落四周星
山河破碎風飄絮
身世浮沉雨打萍
惶恐灘頭說惶恐
零丁洋裡嘆零丁
人生自古誰無死
留取丹心照汗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