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代管理社会策略:唐五礼

古代管理社会策略:唐五礼

《记》曰:“人生而静,天之性也;感物而动,性之欲也。”欲无限极,祸乱生焉。圣人惧其邪放,于是作乐以和其性,制礼以检其情,俾俯仰有容,周旋中矩。故肆觐之礼立,则朝廷尊;郊庙之礼立,则人情肃;冠婚之礼立,则长幼序;丧祭之礼立,则孝慈着;搜狩之礼立,则军旅振;享宴之礼立,则君臣笃。是知礼者,品汇之璇衡,人伦之绳墨,失之者辱,得之者荣,造物已还,不可须臾离也。(《旧唐书·志第一》)

五帝之时,斯为治本。(《旧唐书·志第一》)

时代犹淳,节文尚简。及周公相成王,制五礼六乐,各有典司,其仪大备。(《旧唐书·志第一》)

暨幽、厉失道,平王东迁,周室浸微,诸侯侮法。男女失冠婚之节,《野麇》之刺兴焉;君臣废朝会之期,践土之讥着矣。葬则奢俭无算,军则狙诈不仁。数百年间,礼仪大坏。虽仲尼自卫返鲁,而有定礼之言,盖举周公之旧章,无救鲁邦之乱政。仲尼之世,体教已亡。遭秦燔炀,遗文殆尽。(《旧唐书·志第一》)

太宗皇帝践祚之初,悉兴文教,乃诏中书令房玄龄、秘书监魏征等礼官学士,修改旧礼,定着《吉礼》六十一篇,《宾礼》四篇, 《军礼》二十篇,《嘉礼》四十二篇,《凶礼》六篇,《国恤》五篇,总一百三十八篇,分为一百卷。(《旧唐书·志第一》)

吉礼:

大祀:天、地、宗庙、五帝及追尊之帝、后。中祀:社、稷、日、月、星、辰、岳、镇、海、渎、帝社、先蚕、七祀、文宣、武成王及古帝王、赠太子。小祀:司中、司命、司人、司禄、风伯、雨师、灵星、山林、川泽、司寒、马祖、先牧、马社、马步,州县之社稷、释奠。而天子亲祠者二十有四。(《新唐书·志第一》)

大祀散斋四日,致斋三日。中祀散斋三日,致斋二日。小祀散斋二日,致斋一日。散斋之日,昼理事如旧,夜宿于家正寝,不得吊丧问疾,不判署刑杀文书,不决罚罪人,不作乐,不预秽恶之事。致斋惟为祀事得行,其余悉断。若大祀,斋官皆于散斋之日,集于尚书省受誓戒,太尉读誓文。致斋之日,三公于尚书省安置;余官各于本司,若皇城内无本司,于太常郊社、太庙署安置。皆日未出前至斋所。至祀前一日,各从斋所昼漏上水五刻向祠所。接神之官,皆沐浴给明衣。若天子亲祠,则于正殿行致斋之礼。文武官服裤褶,陪位于殿庭。车驾及斋官赴祠祭之所,州县及金吾清所行之路,不得见诸凶秽及缞绖者,哭泣之声闻于祭所者权断,讫事依旧。斋官至祠所,太官惟设食。祭讫,依班序馂,讫,均胙,贵者不重,贱者不虚。中祀已下,惟不受誓戒,自余皆同大祀之礼。(《旧唐书·志第一》)

盖一国之立,秉承上天,有正神护佑,怎能不祀?为何不敬?商汤昭告于皇皇后帝:有罪不敢赦,帝臣不蔽,简在帝心;朕躬有罪,无以万方;万方有罪,罪在朕躬。古代君王认为老百姓是上天的老百姓,自己只是行上天意志,管理老百姓而已。

宾礼:以待四夷之君长与其使者。(《新唐书·志第六》)

军礼:皇帝亲征,仲冬之月讲武于都外,皇帝狩田之礼亦以仲冬等。(《新唐书·志第六》)

嘉礼:皇帝加元服,皇太子加元服,皇子冠,皇帝纳皇后,皇太子纳妃,亲王纳妃,皇帝元正、冬至受群臣朝贺而会,临轩册皇太子,皇帝御明堂读时令,皇帝亲养三老五更于太学。(《新唐书·志第七》)

凶礼:天子赈恤水旱、遣使问疾、吊死、举哀、除服、临丧、册赠之类。(《新唐书·志第十》)

唐初,徙其次第五,而李义府、许敬宗以为凶事非臣子所宜言,遂去其《国恤》一篇,由是天子凶礼阙焉。(《新唐书·志第十》)

凶灾,乃人造业所致,所以人应该向上天诚心反思自己做错了什么,并且需要改正,一国之君,更应该检点自己为政过失。

附周五礼六乐:

以五祀防万民之伪而教之中,以六乐防万民之情而教之和。(《周礼·地官司徒第二》)

大宗伯之职:掌建邦之天神、人鬼、地示之礼,以佐王建保邦国。(《周礼·春官宗伯第三》)

以吉礼事邦国之鬼神示,以禋祀祀昊天上帝,以实柴祀日、月、星、辰,以槱祀司中、司命、飌师、雨师,以血祭祭社稷、五祀、五岳,以狸沈祭山林川泽,以辜祭四方百物。以肆献祼享先王,以馈食享先王,以祠春享先王,以禴夏享先王,以尝秋享先王,以烝冬享先王。(《周礼·春官宗伯第三》)

以凶礼哀邦国之忧,以丧礼哀死亡,以荒礼哀凶札,以吊礼哀祸灾,以禬礼哀围败,以恤礼哀寇乱。(《周礼·春官宗伯第三》)

以宾礼亲邦国,春见曰朝,夏见曰宗,秋见曰觐,冬见曰遇,时见曰会,殷见曰同,时聘曰问,殷覜曰视。(《周礼·春官宗伯第三》)

以军礼同邦国,大师之礼,用众也;大均之礼,恤众也;大田之礼,简众也;大役之礼,任众也;大封之礼,合众也。(《周礼·春官宗伯第三》)

以嘉礼亲万民,以饮食之礼,亲宗族兄弟;以婚冠之礼,亲成男女;以宾射之礼,亲故旧朋友;以飨燕之礼,亲四方之宾客;以脤膰之礼,亲兄弟之国;以贺庆之礼,亲异姓之国。(《周礼·春官宗伯第三》)

大司乐:掌成均之法,以治建国之学政,而合国之子弟焉。(《周礼·春官宗伯第三》)

以乐德教国子,中、和、祗庸、孝、友;以乐语教国子,兴、道、讽、诵、言、语;以乐舞教国子,舞云门、大卷、大咸、大磬、大夏、大濩、大武。以六律、六同、五声、八音、六舞、大合乐。(《周礼·春官宗伯第三》)